03  

這幾天是難得的風平浪靜,安全的連金泰亨都感到不可思議,雖然他並不是希望會發生什麼危險的事

只是那個出現在夢裡名叫泰南的小男孩,都沒有再擾亂他的生活,就連起初神神秘秘的田柾國,都沒有做出對他不利的行為。

他想自己是漸漸對田柾國敞開心房了,甚至還懷疑當初是不是自己多心了,也許那通電話也只不過是場遊戲罷了

田柾國選擇了殺手這個角色,演出名為殺人的虛擬遊戲,多麼簡單的事實。

 

 

可是金泰亨卻怎麼也沒想到,這段時間的風平浪靜,就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

直到危機來時,才發現是那麼的措手不及。

 

 

 

「我跟班上同學相處越來越好了,這都是你的功勞,如果不是因為你那麼有耐心的把每個人的名字跟個性說給我聽,我也不會......」

不等他把話說完,金泰亨回了句「這又沒什麼」後才將視線轉移到眼前的課本上。

「對我來說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那就是絕對不能欠別人人情,所以......這個給你,你別覺得太寒酸就好。」看見田柾國從身後不知道想拿出什麼東西,金泰亨有些困惑,直到最後他才看清楚擺在他眼前的是一瓶蘋果汁。

他直盯著田柾國,拿起蘋果汁的手還顫抖著,接著用與質問相近的口氣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喜歡蘋果汁?」

田柾國倒是沒料到他會有這樣子的反應,一時之間啞口無言,最後才緩緩道出:「我猜的,因為我也喜歡蘋果汁。」

金泰亨雖然覺得他們之間的默契好到有些不可思議,但也沒有多說什麼,畢竟喜歡相同的飲料雖然機率不高,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

 

看著田柾國回到他身後的位子上去,他才打開飲料瓶蓋,猛然灌上了一口,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爽快。

 

 

 

 

下過雨的天空沒有升起太陽,卻還是一片灰濛濛,金泰亨將最後一本課本收進書包裡,轉頭就問田柾國放學的路要不要一起走。

「我還有點事,你先走吧。」田柾國有些抱歉,擺擺手要金泰亨自己先走。

「那好吧。」金泰亨點了點頭,微微噘起的嘴唇寫著全是失落跟無奈。跟田柾國道了再見,他逕自走出教室。

 

獨自一人的田柾國,冷冷地盯著金泰亨走遠的身影,才緩緩從袋子裡拿出用巾子包好的小刀。

先前那股帶著笑意的眼神已經徹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對某個人的憎恨

他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,更清楚自己此刻立下的決定會造成怎樣的後果,但他卻別無所求。

 

 

 

─ 黑暗跟曙光注定不能重疊,就像你一直處在亮面卻突然轉向漆黑,

或是你在黑暗處突然望向曙光,都有一方注定會受傷。

 

 

金泰亨拉了拉書包背帶,漫無目的地走著,剛剛繞到鄰近的超商買了一大袋蘋果汁,明天他想拿幾瓶給田柾國,所以想了個完美的藉口,自己不小心買太多所以喝不完,事實上金泰亨有很多事想向田柾國答謝。

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是真心的朋友,就算在學校有多麼受歡迎,對他來說那還是不一樣的感覺,他也知道在那些崇拜的眼神之下必有人會因為他的好而有所忌妒,虛偽的笑容底下卻又不是藏著一把刀?

這是個用謊言堆疊成的世界,但田柾國跟那些人不一樣。

 

一陣腳步聲打斷了金泰亨的思考,這條路一到傍晚就常出現些醉漢,他也早見怪不怪。

搔了搔頭繼續往前走,反而是一股冷風讓他打了個寒顫,下意識握緊了手中的塑膠袋

他越想越覺得哪裡不對勁,一般醉漢都是拿著酒瓶大吼大叫,或是走上前來對他咆哮,可是此刻卻連些聲響也沒有。

 

他才一轉過身,還來不及驚呼,就被眼前的利刃劃傷了左半邊臉,手中一大袋的蘋果汁硬生生摔落至地上。

金泰亨蹲坐在地,撫著臉頰,血瞬間流淌了出來,他看著握著小刀的那雙手,再往上瞧見那張清秀的臉龐,沒有別人,是他熟悉的田柾國。

「田柾國?你在做什麼?」

田柾國什麼話也沒說,手裡拿著那把帶血的刀,眼睛卻直盯著地上的蘋果汁看,一夕之間他明白了什麼叫做後悔,人就算再怎麼狠心,還是無法殺了自己最親的親人。

「沒想到你還真的忘記所有事情了呢,不過就因為你什麼都忘記,我才能進行得那麼順利,金泰亨,盡全力相信一個人又被背叛的滋味,你懂嗎?不過你也挺可憐的,什麼都不知道。」田柾國笑得猖狂,笑著笑著卻流淚了,最後他拿出口袋裡的手帕上前替金泰亨止血。

 

 

 

「我根本不叫田柾國,那是加入殺手協會所取的假名,每殺一個人就要換一次名字,我永遠不曾過著屬於自己的人生,但那都是你爸害的......」

「我六歲那年,你七歲,那時的我還是你父母眼中的乖兒子,你最親愛的弟弟金泰南,只是好景不常,你爸的公司投資不利就快要面臨倒閉,有一天號稱是殺手協會的人找上門來,他說只要把其中一個兒子賣給他們,培養成殺手,他就會出錢幫你爸度過所有難關,我聽說那時候這樣的交易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,可能我才六歲根本什麼也不懂,結果你知道你爸選擇了誰嗎?」

田柾國擦乾了眼淚,不管金泰亨聽到這些事實的情緒是否早已快面臨崩潰。

「原來你是......泰南。」

「沒錯,但我討厭這個名字,他選擇把我賣給他們,我眼睜睜看著他將我送走,連回頭看我一眼也沒有,從那刻起我就不再是金泰南了,可是那時候我並沒有覺得難過,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真的不要我了,被親人背叛的滋味你肯定不知道吧?你根本無法想像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,在你享受著被人捧在手心呵護的同時,我小小年紀就被訓練成一位不能有感情的殺手,命令我去殺那些我根本不認識的人。」

「我離開之後,你媽一直不間斷的打電話問我的近況,可是後來幾次我就再也不接了,因為我恨你們,也不需要你們那些虛情假意的關心。」

「這次的任務是要殺了你們一家人,而我的任務是殺了你,老大的命令我無法違抗,他對我來說就是神,當我問他為什麼要殺你們的時候,他只告訴我你們知道的太多了,留下活口只怕有後顧之憂,結果沒想到......我居然心軟了哈哈哈哈......我明明是那麼的恨你,可是......」

田柾國又再次眼淚潰堤,吸了吸鼻子才又繼續說:「可是你是我哥哥,我再怎麼恨你也不想殺了你,只要想起我們一起去撿了貝殼,一起去過好多地方,我還是心軟了。但你爸媽卻用盡心思想讓你遺忘過去的記憶,好讓我徹底消失在你的世界裡。」

「所以你轉進這間學校只是為了要接近我?」金泰亨問。

「是老大要我接近你,連學歷跟個人資料都是偽造出來的,很好笑吧?你把我當成朋友,我卻......」」

「柾......不對!泰南,對不起,我......」金泰亨拍了拍田柾國的頭,還未說完的話全被一陣引擎聲覆蓋住,一台賓士就這麼停在兩人眼前。

 

 

有個留著俐落平頭的男人從車上走下來,身後還跟著幾個穿黑衣服的人,什麼話都還沒有說

金泰亨就看見田柾國原本還留在嘴角的淡笑,像是被條絲線牽引著,晃了晃,最後卻無力地垂了下來。

 

「快跑。」田柾國在金泰亨耳邊輕輕地道。

「田柾國,我早該料到你會心軟,難道訓練這麼久,連殺手的宗旨都給忘了,嗯?」老大拿出一把槍,遠遠地指著田柾國的胸口,說明確點卻是心臟的位置。

「我怎麼可能忘記,殺人是不能帶有感情的,就算是殺自己最親的人。」田柾國對老大露出一絲冷笑,轉頭又對著金泰亨說:「我叫你快跑!」

「很顯然的你並不是位合格的殺手,真可惜,你是我一手栽培卻又讓我如此失望。」

在老大開槍之前,金泰亨緊緊抓住了田柾國的手,拉著他跑了起來,不理會田柾國想鬆開的手,他朝著他大吼:「這次我不會再丟下你一個人!」

那句話衝擊著田柾國的心臟,讓他悶得想哭,此刻他也顧不了這麼多,如果不跑就只能等死。

 

 

田柾國自己也很清楚,如果不殺了金泰亨那麼死的會是他自己,可是他就是做不到,所以他早已下定決心讓槍口指著自己的心臟,也不想拖累金泰亨。

「哥是笨蛋吧,為什麼不逃,留我這個弟弟下來會每天煩你的。」田柾國露出久違的笑容,彷彿又回到十年前的那些美好時光。

「我就等你來煩死我,到時候再來看誰比較煩......泰南!」金泰亨臉上的笑容沒有持續太久,便聽見田柾國哀號了一聲,視線往他的腿上移去,才發現老大的槍射中了他的大腿。

 

「金泰亨......你快走吧,我不行了!別管我了。」

「你白痴啊!我不會一個人走的!你撐著點,我不准你說放棄就放棄。」聽見田柾國有了放棄的念頭,金泰亨慌了,不管怎麼都不願放開手,但他很清楚,田柾國現在腿受傷,行動力跟速度一下降低了不少,總會被抓到的,現階段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

他帶著田柾國好不容易躲到一條暗巷內,可是他知道這個地方不過那麼一丁點大,再不多久他們就會追過來的。

「泰南,你還好嗎?你要撐下去知道嗎?」金泰亨快急哭了,但是他又不想讓弟弟看見自己懦弱的一面。

「別想到你身手還蠻矯健的嘛,哈哈哈...子彈不拔出來不止血,我會失血過多的......趁現在我還沒後悔要你留下來你趕快走吧,跑到哪裡都好,別管我了!聽清楚了,這是金泰南......你弟弟的命令......」田柾國喘著粗氣,摸著大腿的手被血染成了暗紅色,但他卻還是笑著。

「我不走,你當我固執也好,我不會走的。」最後金泰亨還是哭了,他想起出現在自己夢中的那個小男孩,再望向眼前的田柾國,為什麼命運選擇讓他們重逢時,此刻卻又想把他帶離他的世界。

「哥你這笨蛋,你會死的知不知道!」田柾國用沾滿血的雙手推開金泰亨,示意他快走,「趁現在快點走,等下他們找到這裡來就來不及了。」

「泰南,對不起......」 金泰亨抬起頭來,對上田柾國的眼眸,他緩緩說:「他們只是要我死對吧?只要我死了你的任務就達成了,那麼你就不會再受到傷害了。」

「你在說什麼鬼話?像十年前一樣丟下我一個人!真的有那麼困難嗎?」田柾國用盡力氣吼出這麼一句話,可是瞳孔裡倒映著的卻是金泰亨搖著的頭。

 

 

「我說過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。」

 

 

急促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向兩人逼近,金泰亨想轉身走出巷子,他別無選擇,只希望這一次別再丟下田柾國一個人,讓他受苦了。

「哥,你要做什麼?」田柾國像是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一般,緊緊抓著金泰亨。

「泰南,對不起......他們只是要我的命不是嗎?這是我想彌補你的唯一方式......請替......好好活下去......我很開心......真的......我的弟弟......會有人找到你的....」

「哥!不要!不要!」大腿一陣的劇烈疼痛,田柾國被迫鬆開金泰亨的手,看著漸漸走遠的他,眼淚混著鼻涕,感受到的卻是臉貼在地上那冰冷的溫度。

 

「再見了,泰南。」

 

 

 

田柾國聽不見那些喧囂的聲音,也感受不到血淚的場景,他緊握著口袋裡那個碎了一半的貝殼

在他閉上雙眼之前,他看見金泰亨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

 

 

 

田柾國蹦蹦跳跳出現在金泰亨眼前,接著將手裡看似貝殼的東西遞給他,過沒幾秒又緩緩跑走了。

「哥哥......泰亨哥哥......不要忘記泰南。」他在遠方聽見田柾國的聲音,卻拖著濃濃的哭腔。

 

「泰南,哥哥不會忘記你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嗶波 的頭像
嗶波

It's Okay

嗶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168國語言翻譯公司
  • 孩要看一她好的出時大道,到地樣來為第們,子用上

    125國語○言◎翻◎譯公﹎司

    射○手◎座◎翻譯﹎公司§

    提◎供◎瑙魯﹎文翻§譯♂等◎服務﹎

    電話§: 02-♂7726-﹂0932

    LINE-ID: t77260932

    翻﹍譯公§司♂|﹂ppt.cc/IFC78



  • x357555
  • f5L7j奢侈品仿牌,保固說到做到,誠信經營,進口材料壹比壹品質,獨有的魅力設計。訂購請加LINE:kk2023,感恩喔,國際品牌
    e2L0vl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