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r10636廖維恩star方樂山在星光下噓噓.jpg  

緩緩仰起下頷,任誰都能看出那是屬於驕傲的神色

金泰亨接過校長遞來的獎狀,手裡拿著的是名為第一名的殊榮。

他感受到熾熱的陽光照在自己身上,所有的掌聲以及熱絡目送他下台,而他也只是自然地往嘴角勾出一抹習慣性的孩子般的笑容

這抹笑容像是把箭射進女孩們的心口,那些女孩準被迷的神魂顛倒無一例外。

只是那一轉身,在所有人視線外,金泰亨收起爽朗的笑容,充滿鄙夷地望向獎狀上寫的一字一句

突然他冷笑了一聲,像是獵人見著獵物般的欣喜,但卻又帶些狂妄,只是這一幕並沒有被任何人納入眼底。

 

 

 

回到家,金泰亨提著書包便逕自上樓去,完全無視於樓下拿著話筒的母親

其實本來的模式應該是這樣,但這次他但卻被某個因素吸引住了目光。

只見母親拿著話筒鬼鬼祟祟探頭探腦,看見他放學回來,原本對電話另一頭起了爭執的聲音瞬間小了一倍

彷彿在害怕他聽見什麼似的,或是電話另一頭有他不能夠聽見的秘密。

「泰南......你聽我說......」由於聲音降低,金泰亨能聽見的內容有限,頂多聽清楚一些隻字片語。

但電話另一頭的人似乎不管母親是否將聲音降低了一倍,一聲怒吼明確地從電話中傳進他耳裡:「我說了別叫我泰南!」

接著他什麼也沒聽清楚,就見母親掛了電話,頹靡地半倒在沙發上。

金泰亨徹底胡塗了,在他印象的生活圈中,不曾出現過泰南這號人物

就算是遠房親戚,也從未聽父母提起過,他怎麼也想不明白,卻也同樣在意著與母親通電話的那個他。

 

不再做無謂的猜測,他進了房間,將書包隨意往床頭一丟,未關好的書包使獎狀輕輕滑落在被單上

但是金泰亨一點也不在意,反正那樣的獎狀他要幾張就有幾張,就算成績再好再多麼受歡迎

身為富裕家庭出生的孩子,多的是內心的空虛,不曾消失,也不會有人明白。

 

 

最後他在一陣煩悶和牢騷之際沉沉睡去,有人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卻分不清楚這是夢境還是現實

有個看上去五六歲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來到金泰亨眼前,接著將手裡看似貝殼的東西遞給他,過沒幾秒又緩緩跑走了。

「哥哥......泰亨哥哥......不要忘記泰南。」他在遠方聽見那孩子的聲音,卻拖著濃濃的哭腔。

他愣愣地看著手裡的貝殼,彷彿還有小男孩握過的餘溫,只是他說的話卻讓金泰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。

 

泰南到底是誰?

 

於是世界一分為二,天空在金泰亨眼前以完美的弧線被劈成了兩半,等他醒來才發現那全是一場夢,剩下的只有頭部劇烈地疼痛

他有些失魂落魄,像是個遺失孩子的父親,這樣的情況一直沒好轉,就連到了學校上課也都只是傻傻地看著黑板發呆。

「泰亨你怎麼了?很沒有精神呢。」

「泰亨這題你怎麼會算錯呢?老師相信你只是暫時累了才會出錯對不對?」

一天下來,聽到的關心不計其數,但是內容大多雷同,他也只是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,頂多回了句「沒事」。

看著金泰亨的表情,不少女孩為他準備的早餐被一口回絕,而他的身旁的空氣也足以讓人膽寒,彷彿籠罩著一股低氣壓。

 

下課鐘響,金泰亨走出教室,此刻他只想遠離所有人,遠離腦中那個雜亂的自己。

「不要忘記泰南。」

又想起這句話,他搔了搔頭,卻聽見牆角另一頭傳來莫名的低語聲,將步伐拉近才發現是個同年紀的學生在講電話的聲音。

他知道偷聽是很不道德的行為,可是傳入耳裡那斷斷續續的內容,卻讓他不得不在意。

 

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太過小心翼翼,以至於金泰亨無法分辨他們在說些什麼

但是聽手機主人談話的內容,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。

「組織的宗旨我知道,殺人不帶有感情,否則就不能是合格的殺手。」他說完這句話像是驚覺到什麼突然地轉身,金泰亨順勢貼在牆邊,沒有被他發現。

「我知道,我的名字是田柾國。」金泰亨聽見他冷笑了一聲便掛上了電話。

他頭皮一陣發麻,什麼殺手?這是現實社會可不是在玩什麼無聊的殺人遊戲,可是聽他的口氣,那話裡隱含的情緒卻又太過真實。

最後金泰亨頭也不回地跑回教室,卻沒注意到牆角另一頭的田柾國手裡緊握著手機,眼睛卻直勾勾地望著他的背影。

 

「金泰亨。」

 

 

 

─ 有時候我覺得其實你是亮面,而我才是那個暗面,如果我們兩個人走在同個向心點上

說不定你會成為我黑暗中的那道曙光。

 

 

坐在位子上的金泰亨大口喘著粗氣,看著班導師嘴裡唸唸有詞,所有上課的內容都成了默劇

什麼也聽不進去,更不用說是否理解她在說什麼。

「相信大家都有耳聞今天有轉學生的到來,那我們就請他來跟大家介紹一下吧。」金泰亨被「轉學生」三個字打破了思緒,只見一個男生從教室外走了進來,他的好奇還沒有完全釋放,

取代之的是一陣驚呼。

「我是田柾國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」一陣鞠躬之後,他抬起頭剛好對上金泰亨的雙眼,後者刻意移開了視線,前者冷冷一笑,眼底有著說不出的灰。

金泰亨心底一個顫抖,如果他沒有記錯,依那個聲音和提到的名字,他就是剛剛在牆角講電話的那個男生。

田柾國快步走下講台,金泰亨只感覺到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,最後落在後頭的那個空位子上,身後多了道視線,他總覺得有一絲不自在。

 

 

每一節下課田柾國都會拍拍金泰亨的肩膀,第一次說了句:「我叫田柾國,你是?」

之後幾次不是問課業上的問題,不然就是要金泰亨為他一一介紹班上同學,新同學想努力記住班上同學的容貌跟名字也是情有可原。

幾次下來金泰亨似乎對他卸下了心防,覺得不像那次偶然撞見他說著電話時那樣的可怖

雖然心頭多少會在意電話裡的內容,但畢竟是偷聽也很難向他問起。

 

 

某一天下午,金泰亨撕下房間牆壁上的每一張獎狀,他認為這樣討厭的東西最好眼不見為淨

沒有任何一絲遲疑,他將獎狀往床頭櫃一塞,牆壁回復以往的空白,他看了也舒服許多。

只是床頭櫃跟書桌中間的縫隙,卻讓金泰亨有股異樣感,輕輕在其中一側摳了摳,居然就這樣摳出了張照片

而且是他小時候與別人的合照。

 

他仔細端詳了起來,身旁另一個男孩的臉似乎因為長期附著在床頭櫃上,嚴重斑駁脫落,以至於看不清楚容貌

但他自己的臉卻意外地清楚保留,這太奇怪了,就算再怎麼想知道對方的樣貌,卻看不清,也查不明。

 

只是金泰亨沒有納悶太久,因為他的視線緩緩往下,恰巧落在照片上兩個男孩的手中

他們像是有著沒有任何人約定好的默契,兩人捧著貝殼,只不過是拆成一半的貝殼。

說不定,將兩人手中的貝殼合在一起,便會成一體。

 

 

他又感到劇烈頭痛,夢裡那個小男孩彷彿又蹦蹦跳跳出現在眼前,接著將手裡看似貝殼的東西遞給他,過沒幾秒又緩緩跑走了。

「哥哥......泰亨哥哥......不要忘記泰南。」他在遠方聽見那孩子的聲音,卻拖著濃濃的哭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瞬間他驚醒過來,卻流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嗶波 的頭像
嗶波

It's Okay

嗶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虹
  • 讚OuOd
  • 謝謝你喔((((((○゜ε゜○)ノ

    嗶波 於 2015/07/03 10:50 回覆